粉彩百花不落地天球瓶
中艺收藏 / 2018-03-17 / 441

  粉彩瓷是在康熙五彩基础上,受珐琅彩制作工艺的影响而创造的一种釉上彩新品种,始见于康熙晚期,后历朝流行不衰。是在烧好的胎釉上施含砷物的粉底,涂上颜料后用笔洗开,由于砷的乳蚀作用颜色产生粉化效果。乾隆在位期间是清代社会发展的鼎盛时期,尤以艺术领域建树颇丰,景德镇御窑厂荟萃了一代名师巧匠,无论数量或质量都达到了历史的顶峰,故有“大内出样,交御窑厂烧制”,其中,粉彩由原来多用红白地着彩,发展为多种彩色地相配。粉彩是乾隆朝瓷器中所占此重较大的品种之一,在雍正瓷的基础上又有新的突破,造型精美,色彩缤纷,图案丰富,工艺繁缛,不惜工本,令人叹为观止。

  乾隆粉彩中的一部分继承了雍正时期在肥润的白釉上绘疏朗艳丽纹饰的特点,除了常见的折枝花卉盘、碗、小瓶、面盆、人物笔筒和大件器物鹿头尊等,新颖造型还有森巴壶、交泰瓶、转颈瓶。款识有青花、红彩、金彩等种类。常见的纹饰有山水、婴戏、九桃、瓜蝶、百鹿、花鸟、仕女、百花(亦称“百花不露地”)、八仙、云蝠、福寿、缠枝花、皮球花、花蝶等。这一时期的粉彩瓷除了白地绘粉彩外,还有色地粉彩或色地开光中绘粉彩等品种。另外,还有部分在粉彩瓷器的内壁及底足内施绿彩,俗称绿里绿底,此样式一直流行到清末、民国。清乾隆粉彩的创新品种是在黄、绿、红、粉、蓝等色地上用极细的工具轧出缠枝忍冬或缠枝蔓草等延绵不断的纹饰,且多和开光一起使用,人称轧道开光。这一工艺的出现,将粉彩推上了更加富丽繁缛的顶峰。

  百花不露地为粉彩名品,又称“万花锦”。是清代工艺繁荣之世才出现的一种装饰纹样,始创于雍正时期,流行于乾隆朝。是唐英督陶期间的又一伟大创举,其艺术性非同凡响。据乾隆清宫内务府记事记载,绘此种图案之器,为宫中赏花时所用,象征“万花献瑞”。考其源流,由北京故宫博物院现藏实物可看出,雍正一朝已经初成雏形,只是当时花叶之间留有空隙,尚无致密之象(参见《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珐琅彩·粉彩》,图15)。乾隆之后,此一工艺发展至极致,各色花卉纹饰已将底釉遮住,使之不露一丝空隙,其纹饰之繁复,诚如《陶雅》所称:“至乾隆,则华缛极矣,精巧之致,几于鬼斧神工”。

  据清宫档案记载,百花不露地者,是帝王专用赏花应景之瓷,所以较清其它官窑相比,工艺更为讲究。首先,需要内务府造办处出具画样,设计出百花齐聚之画稿,上呈皇帝审批后,再交付御窑厂作为粉本,其构思最妙之处则是尽收春意盎然之象而又无砌堆之感,殊为巧思。其次,御窑厂的工匠依照工样将画稿临摹勾勒于白瓷胎上,务必毫厘不差,同时又要照顾到器表不同于纸面的不均衡特性,稍有差池,便会前功尽弃,极其考验工匠的制瓷技巧。再者,百花不露地者,一器之上所见颜色不下三十余种,彩料配制之多堪称众瓷之首,故绘画之前,彩瓷的所有颜料必须配备,种类繁多几近百种,均需一一调试,此项工作工程之浩大可想而知。最后,填绘洗染,必经画师数人之手,历十数日之功方可入窑。故一器告成,历时数月之久,耗资甚巨,绝非其它御瓷可比。如此繁复之至,必将注定百花不露地者烧造不多,其珍贵难得程度可见一斑。

  粉彩百花不落地天球瓶,圆形口,圆直颈,丰肩鼓腹,挖足。器型丰满,雄浑,端庄大气,画面繁密细致,五彩缤纷。千姿百态的花朵,竞相斗艳,尽显娇媚本色,圃簇繁丽,上下相映,各尽其妍,使人仿佛置身百花丛中,目不暇接。映衬的辅纹也精致非凡,让画面覆盖全器,器不露地,寓意百花呈瑞,盛世升平。

  繁美的花纹正是彰显了帝国的昌盛与统治者追求完美的审美喜好。“求全”、“求百”,是人的一种思维模式,其基本意思即是“希望所做的事完美”,反映了人们在社会生活中对事物发展的积极心态。虽从辩证的角度看,绝对完美的事物是不存在的,只有相对意义上的完美,但 “求全”也体现了一种追求进步与完善的精神。乾隆皇帝自称“十全老人”,希望人生都“十全十美”,故曾自我总结一生有“十全武功”,并作《御制十全记》,令写满、汉、蒙、藏四种文体,建碑勒文,可见其心。此瓶用不同浓淡、深浅的颜色表现花朵,并运用油画画法中的阴阳向背与凹凸感使其更为鲜活,形神兼备,各具不同的风采,故“百花”虽繁,却密而不乱,极富层次感,给人以一种迎面而来密不透风的美,具备典型的乾隆时期特征,惹人喜爱。富有很高的艺术观赏性,具有极高的艺术收藏价值。


相关文章